湖口在线APP

主题: 长篇小说《70后之骚动》第四章 红衣少女

  • 清者自清
楼主回复
  • 阅读:6678
  • 回复:0
  • 发表于:2019/10/10 9:15:01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湖口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第四章  红衣少女

王佐有个习惯,那就是每天晚饭后,在单身宿舍休息半个小时左右,然后再运动运动。有时在厂区篮球场打球,有时在鄱阳湖渡口游泳,还有的时候随便散散步。

有一天,大概是五月底吧,王佐晚饭后,下了单身宿舍楼,来到厂区篮球场。这天天气晴好,半轮红日挂在西边,晚霞的余辉映着整个厂区,把周围罩得红彤彤的,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平静与和谐。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看着那半轮落日和夕阳美景,王佐禁不住感叹。

篮球场活动的人很多,男女老少都有。打篮球的,打排球的,踢足球的,打乒乓球的,还有打羽毛球的……王佐踱着方步,悠闲地看别人打篮球。突然,一只羽毛球朝他飞过来,王佐抬起脚,用踢键子的技术把球踢回给对方。他看向对方,原来是一个少女,正穿着一身短袖红色运动衣,脸上淌着汗,浑汗如雨,见球飞过来了,挥拍扣球,球又飞向王佐。

王佐不禁来了兴趣,心想,我还没调戏你呢,女人倒调戏男人,真是岂有此理。于是,说时迟那时快,他跳了起来,用右脚后拐,正中羽毛球,球又飞回红衣少女。红衣少女见了,抬起拍子,重重的又把球扣回。王佐发现不对劲,迅速从另一个胖胖的女孩子手上抢过球拍说,借用一下。紧接着把球轻轻地挑上空中,不重不轻,不高不低,正好飞向红衣少女最顺手打的高度……就这样,王佐与红衣少女一来一往,一挑一扣,竟然打了二十几拍。球掉在了红衣少女的脚下。红衣少女捡起球,顺手把球抛向空中,一拍扣向王佐,边打边喘着气说:“不要让,不要让,本小姐不用你让!”说完呵呵笑着看向王佐。

“哟——”胖胖的女孩子不干了,说,“还来劲了,杨玉清,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跟男人打球这么兴奋!”王佐心里说,这红衣少女还挺有个性的嘛,于是故意逗她,打左,打右,扣球,挑球,但并没有打得很重很急,红衣少女总是能恰当好处地把球接回。

王佐边打球边仔细观察着红衣少女。大眼睛,双眼皮,脸庞清秀红润,脑后扎了个马尾巴,高有一米六左右。身材匀称结实,浑身散发出一种活泼青春的气息。红衣少女那露在外面的小腿和胳膊,洁白如玉,前后左右晃动,王佐禁不住赞叹,好个美少女,不知是学生还是厂里哪个车间或科室的。

“杨玉清,走啦!走啦!很晚了!”突然,胖女孩喊着。

王佐看了看手上的电子表,这才发现这场球不知不觉足足打了一个多小时。

夜幕已经降临,篮球场上的那两只探照灯已经亮起,映得周围如同白昼一般,青工们正在热火朝天地打篮球。红衣少女在胖女孩的催促下,恋恋不舍地收球不打了。

临走时她对王佐说:“跟你打球真过瘾,以后多来打球哦。”

王佐笑着道说:“好,一定奉陪,舍命陪美女。”

一身汗的王佐回到宿舍冲完凉,徐德冬过来了,一见面就说:“你这小子,不错嘛,我刚才看到你和那漂亮小妞打球呢,那是谁啊?”二人一边说着一边来到工厂一道门桥上聊天。

“刚认识的,我也不知道是谁呢。”

“这样啊,那赶紧打听打听,这小妞看上去挺不错的。”

“得了,说说你自已吧,上次相亲,后来进展得怎么样了?”

“我们五一已订亲了,国庆就结婚。怎么样?动作够神速吧?”

“这么快!那我得恭喜了,只是我到时又少了一个玩伴啰,可别被老婆管得死死得哟。”

“行了,我才不会呢,倒是你,赶紧找一个吧。说真的,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啊?”

“我也不知道,只是感情的事很奇妙,不是说你自已一定要找个什么样的,主要看你对对方有没有感觉,毕竟是人生大事嘛,一辈子的事,不可疏忽。”

王佐如实把他和张子含的通信关系告诉了徐德冬,并说从正月十五之后他和她虽然没有再次见过面,但从信中的内容来看,两人的感情已不一般了。

徐德冬对王佐说:“你和我不一样,我只是个临时工,当然在乡下娶老婆,你不一样啊!你是正式工,又有文凭,前程好得很,工厂大把的漂亮洋小姐,像刚刚和你打球的那位,不差吧,像这样的厂里大把,兄弟,你不要玩火呀!”

王佐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这些我明白呀,不过我现在心里只有张子含,我就喜欢她的言行神态,举手投足,一笑一怜。感情真是个奇怪的东西,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啊,对方还可能见我是个有正式工作铁饭碗的城里人才抛绣球呢。”

“你明白就好呀,作为朋友和兄弟,我奉劝你几句,在你没决定之前,我要反对你同张子含相好,毕竟城乡结合会让厂里那些正式工小看的,再说你以后也会受苦的嘛。不过,你一旦决定之后,不管是怎样的选择,我都会支持你。”

这就是男人的友情,还真是挺动人的。

1994年王佐在福建与徐德冬分开后,音讯皆无,据徐国庆说徐德冬离开福建后一直在武汉从事装修行业,已经是个不小的老板了。当然,王佐知道这信息时,时间已到2011年。不过,传闻徐德冬不大孝顺,不知是真是假。王佐写到这儿长叹一口气,要说不孝顺,你王佐才是世上最不孝顺的人呀!离开湖口后,王佐在南方讨生活近二十年了,很少回家看看爸妈。2000年后王佐就开始创业,现在已经是南方颇有名气的某五金制品公司的总经理了。由于工作太忙而且压力大,他也只能过年的时候回去看望爸妈,尽点孝心。

1991年六月初,王佐暂调到教育科任机械制图老师,学员是国营6518厂各分厂车间科室的青工。这些青工集中培训的目的是参加第六机械工业部内部成人大学考试,属于定向培训性质。所以,这种好事基本上属于厂里中上层子弟或与中上层有特殊关系的子弟,王佐他是没份的。不是王佐不上进呀,实属无奈。三线军工企业6518厂,建于六十年代末,第一批人员来源于第六机械工业部,也就是现在的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6518厂当初是第六机械工业部的五七干校,所以6518厂在湖口当地俗称五七厂,也称六机部,据说是当年第六机械工业部部长方强将军下放创立的。后来,为了支持三线建设,从第六机械工业部兄弟厂家陆续调来多批人,再后来就是军人转业的、知青回城的、工农兵学员分配的等等。

王佐分到五七厂时,这些人的第二代已是王佐的同龄人了。所以,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五七厂这样的国营军工厂的内部关系已经盘根错节,像王佐这样的从学校分配进来的外地人,想要有所作为,不,想要有份好差事好工种,无异难于上青天啊!但王佐从来就没有灰心过,最少当时是这样的心情。毕竟在那个年代,所谓城里人商品粮,是很难就业的,就是进一家地方国营厂或集体企业,都不是容易的事。是故,王佐自分配到五七厂一年多的时间里,还是过得挺愉快的,虽然工资只有不到一百块钱,也只够一个人开销的。

这次王佐之所以被暂调到教育科任机械制图老师,是因为去年全厂不分学历不分年龄不分工种举行了一次机械制图比赛,他得了第三名,而前两名是技术科资深工程师。所以,这次教育科的科长让他来教青工机械制图课,主要原因是,他刚分配过来的,年龄小,易于和青工沟通,因为这次培训的性质属于突击性的。为此,王佐把机械制图这本书从尘封的记忆里翻出来,足足看看了一个月——早在五一时他就接到了这次暂调的通知。

后来,王佐在广东打工,能够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产品设计机械工程师,与这次复习和这次教青工学机械制图,不无关系。当然,这是后话,如果读者有兴趣的话,请看拙著《70后之南方驿站》。

这天早上,在军号声中,王佐来到教育科教室上课。

教育科教学楼就在厂篮球场旁边。王佐走过篮球场,上楼梯,脚步轻快地来到二楼教室,走上讲台。教室里乱糟糟的,王佐举目一看,好家伙,全是全厂青工,有的还是28车间同事,能叫出名字,基本上眼熟。全厂职工上下班都要经过厂二道门,不认识也见过面。况且,国营厂像个小社会,电影院、学校、医院、澡堂、球场、菜市场等,一应俱全,平常不用出厂,就能应付日常所需,抬头不见低头见,总有见到的时候。

“大家好!”王佐清了清嗓子。

“老师好——”青工们大声吼叫,接着就哄笑了,“哈——哈——哈——”

“静下来,静下来,我先自我介绍下,我姓王——”

王佐的话还没说完,只听下面有人叫着:“王八蛋的王!”

“哈——哈——哈——”教室里哄堂大笑。

王佐没有生气。大家都是同龄人,在厂里的身份也是一样的,有什么好生气的。不过王佐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起哄的人,竟是红衣少女杨玉清。自那次打球后,王佐每每都能在篮球场碰到她,二人经常在一起打球。一次,杨玉清对王佐说,跟别人打球没意思,不是对方球技太好了,就是对方球技太差了。王佐心中暗自好笑,我只不过是舍命陪美人而已。

王佐开始上课了,他拿起一个立体教学模型说:“今天,我给大家讲讲三视图,讲得不好,大家不要笑,我们相互学习,共同努力,不分老师和学生……”

而这天晚上,王佐照常同杨玉清打球。打完球后,王佐准备回宿舍洗澡。

这时杨玉清对王佐说:“陪我聊聊天嘛,我请你喝汽水。”

一听到喝汽水,王佐还真是渴了,说:“好啊,走吧!不过还是我请你吧。”

二人一前一后的来到厂区的小店里,并且争着付钱。王佐说:“算了,这次我来付,下次你再请我吧。”争不过王佐,杨玉清想到下次还可以请他,于是妥协了。

二人就近在小店旁找了个座位,并排坐下。王佐拿着冰冻的汽水咕咚咕咚地就喝开了。杨玉清在一旁看得直笑,说:“你怎么像牛喝水一样啊,还带响的,哈哈哈——”

“我是男人嘛,男人就得有男人喝水的风格,这叫豪爽,懂吗?小妹妹。”

“你叫我小妹妹,你才比我大多少啊!在我面前充老大。”

听到王佐叫她小妹妹,杨玉清有点不乐意了。

“大一天也是大,况且我比你大好几岁呢。你可能是全厂最小的职工了,说来听听,怎么不读书啊?这么早就出来工作了!”王佐好奇地问着。

“唉,说来话长,都怨我自已。小时候平时贪玩,不好好念书,等到上高中才明白过来,但已经太晚了。我成绩一直不好,前两年勉强考上了高中。由于基础比较差,考大学肯定无望,读到高中毕业也是白读。这不,正好今年厂里内部招工,我爸怕我失去这个机会,反正考大学也没希望就,就叫我考了厂里的内招呢。”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这么小。”

“别光说我了,说说你自已吧。”

显然,杨玉清也想更多地了解王佐。

“我?我有什么好说的,初中毕业考到船校,船校毕业就分到厂里来了。”

“还有呢?”杨玉清追问。

“还有?还有什么?还有就是孤家寡人一个啰!”王佐说完哈哈大笑。

“孤家寡人?不会吧?你还没有女朋友?”杨玉清装着不经意地问着。

“要不你帮我介绍介绍?

“好啊,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嗯,我想想,像你这样的!你这样的比较配我。”

王佐大笑。他觉得和小他几岁的杨玉清谈论这个问题,很是搞笑。

“去你的吧!”杨玉清撒着娇说。

其实,杨玉清听了王佐的话,心里乐开了花。她一直都想问他这个问题,但女孩子嘛,开不了口。今晚约他出来聊天,本想套套他的话,没想到这么快就知道答案了。

想到此,杨玉清情不自禁甜甜地笑了。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