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口在线APP

主题: 长篇小说《70后之骚动》第九章 灯火阑珊处

  • 清者自清
楼主回复
  • 阅读:7071
  • 回复:0
  • 发表于:2019/10/12 9:13:15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湖口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第九章  灯火阑珊处

1991年七月底6518厂船舶系统成人大学委培内招考试结束了,从厂教育科的考场出来,王佐不禁哑然失笑。两个月来,王佐一直是当作高考来对待的。因此,他也一直认真复习备考,并且把三年船校的教材全部翻出来,看了两遍,书上的习题也做了两遍。王佐觉得在船校读三年书还不如这两个月的收获大。但下午的考试与其说是考试,倒不如说是抄写。青工们你抄我的,我抄你的,考试草草收场。傍晚,王佐没有与杨玉清打球,因为在走出考场时,杨玉清对王佐说,晚饭后,她在厂一道门等他,王佐愉快地答应了。

洗完澡,王佐下楼,来到一道门,只见杨玉清站在一道门外桥上,一袭白色连衣裙,一手扶着桥墩,正远远眉目含情看着王佐走过来。好一个清纯清秀的美少女,王佐不禁心中一阵涟涟。杨玉清欢快地跑过来,用右手圈住王佐的左手,两人依偎着走向渡口。

“不要这么亲热,路上全是厂里人,多不好意思嘛。”

“怎么了,你不想让别人知道啊,吃在碗里还想着到锅里?”

“说什么呢,我有那么风流吗?”

“我看你就是个花痴!听人说你读书的时候挺老实的,进了厂咋就变了呢?”

“你还调查我?”

“那当然,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嘛!我可不能拿我的一生开玩笑。不过,我相信你现在也没那个色胆了,亲爱的,呵呵呵……”

“此话怎讲?”

“第一,本小姐还过得去,不算丑吧!”杨玉清媚眼带笑地看了一眼王佐说,“第二呢,现在全厂人都知道我们的事了,你看看,路上的人,你想身败名裂吗?第三呢,有哪个女人敢跟我抢,以为我是谁啊,有那么好惹吗?第四呢,不说了——”

杨玉清怕伤王佐自尊心,话到嘴边又吞下去了。

王佐不禁一阵心寒,像是被杨玉清控制住一样,问:“第四是什么呀?”

“没啥,逗你玩呢的。”

杨玉清本想说,你这次深造的名额是我爸的关系搞定的,但转而一想,忍了忍没说。说着话,散着步,他们走到了渡口左边上钟山脚下,杨玉清把王佐带到湖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湖上波光明灭,王佐心事重重。玉清感觉王佐有点异常,问:“不开心呀!” 

“哦,没,没有,我在想今天下午的考试,那也叫考试!抄来抄去,谁都一样,到时能有机会吗?”王佐转移了话题。呵呵,呵呵呵……杨玉清笑了。

王佐不解地看着杨玉清,杨玉清笑呤吟地说:“想知道吗?你亲一下这——”

杨玉清用小手指挨着自己脸蛋说,王佐嘟起嘴轻点了一下杨玉清那白嫩的俏脸说:“小姑娘,还卖关子呢,说吧,现在你说呀。”

杨玉清清清嗓子说:“看来,你们外来的人还真是不知道国营工厂的那点事呢,告诉你吧,我亲爱的。其实嘛,这些成人大学的名额都是内定的,至于考试,那只是做给厂里人看的,那些没内定的人是来陪衬的,知道了吧!我为什么不读书跑来考这个内招,是不想错过机会,反正读下去也考不上大学嘛,就算考上了,还不见得有这个内招的学校好呢。”

“哦,原来是这样的,那真要谢谢你爸爸咯。”王佐若有所思。

杨玉清抢过话头说:“你怎么谢呀?”

“我——”

王佐真想说我娶你,这辈子与你白头偕老,话老嘴边又说不出口。他爱的可是张子含呀,与张子含热恋中的王佐,说违心话可不是他的个性。但前程呀,就在眼前,王佐不明所以。

王佐用右手摸了摸杨玉清的头说:“鬼精鬼精的丫头,人小鬼大。”

……

当天夜里,王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坐卧不宁,脑子里一会儿空洞,一会儿清晰。陈世美为了功名前程抛弃了原配,高加林为了功名前程抛弃了刘巧珍,而我王佐难道为爱情抛弃功名前程吗?这一晚,王佐失眠了,彻彻底底失眠了,怎么也睡不着。他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眼前一会儿出现张子含,又一会儿是杨玉清,搅得他心神不宁。

对于王佐来说,这是一个重大的决择,他必须考虑清楚。黑暗中,他静静地分析自己现在的处境。来6518厂也一年多了,现在的王佐也看得很清楚了,想靠他自已的力量在6518厂混出个名堂来,简直比登天还难。在这个国营军工厂,他只是个外来人,没有任何的社会背景和关系,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至多是自已饿不死,还肯定在车间做一辈子的车工,慢慢混日子过罢了。但是,如果娶了杨玉清,那就不一样了。娶了杨玉清他就可以上哈船院去继续深造,回来之后还可以通过杨玉清家的关系背景,进厂工程部,先制制图,再往后从事开发设计那是不成问题的。这可是自已多年的梦想啊。想到这,王佐浑身的血都沸腾了。到那时,他就可以在这6518厂干出名堂来,说不定过几年后就可以搞个工程师的职称,让那些瞧不起他王佐的人都得对他刮目相看。王佐脑子里很快就在规划自已与杨玉清的未来,两个人都在同一家国营厂上班,按照工厂的规定,同厂的正式工结婚可以分配到两居室的房子,这样多好啊!要知道,凭他现在这个样子,挣二十年也买不到一套房啊!

王佐心里清楚,杨玉清的各方面条件比张子含好上十倍百倍,如果他娶了张子含,完全就没有什么前程可言,不,不要说前程,可能还会身败名裂。厂里有些正式工娶了乡下的女孩子做老婆,说真的,他觉得那日子可真是清苦,要房子没房子,要工作没工作,老婆还在乡下务农,偶尔来工厂连住的地方都没有。那些夫妻每次还得男方跑去乡下才能过过正常的夫妻生活,真是可怜。王佐明白,如果自已真娶了张子含,以后也得同子含过着那种清苦的两地分居只能靠相思来维系的日子了。还有,户口问题。小孩子户口可是跟着女方走呀!厂里有的老工人结婚都二三十年了,老婆的户口还在乡下,至今没有农转非……

可自已爱的是子含啊!何况她也一样深爱着自已。如果自已不娶子含,那么,子含以后怎么办呢?她把一切都给自已了,难道自已要做陈世美?就算自已狠心做一回陈世美,娶杨玉清,在这种情况下娶了杨玉清能幸福吗?自已明明爱的是子含啊!想到这,王佐痛苦极了,他狠狠地揪着自已的头发,喉咙里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我该怎么办?”

王佐知道,他如果和张子含继续好下去,就算走进哈船院这所船舶系统的黄埔军校,毕业后厂里一定不会重用的,不但不重用,还要被穿小鞋,一辈子抬不起头。而这种内招的委培文凭,出了船舶系统那可是草纸一张呀!再说,可能也会失去机会去深造啊!

王佐想起了小说《人生》中引用作家柳青的一句话:“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的生活道路是笔直的,没有岔道的。有些岔道口,譬如政治上的岔道口,事业上的岔道口,个人生活上岔道口,你走错一步,可以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也可以影响一生。”现在,如果我王佐走错了这一步,也将是影响一生呀!王佐暗暗决定,明天去厂图书馆把小说《人生》借过来重看一遍。

王佐读初一时,电影《人生》红遍了中国,当时中学组织学生看了这部电影。那时十三岁的王佐与同学们一块骂高加林是陈世美。当电影中高加林又回到了农村,王佐和同学们都说,这是报应。读船校时,王佐认真仔细地看了《人生》,又有了不同的感触。即将走上工作岗位的王佐认为高加林做的没错。一个男人一定要抓住机会,为了一个女人牺牲大好前程,不是男儿所为嘛,那只会留下千古笑柄呀。伟人毛泽东不就是通过杨开慧打动了教授杨昌济的心,随杨昌济北上到北平,在北大图书馆任图书管理员,继而结识了陈独秀李大钊等一大批社会精英,然后才成了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吗?继而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又受到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的赏识,毛泽东从此走向绝对精彩的人生,成了中华民族的不世伟人。当然,王佐知道,他不能同伟人比。但也明白,一个人的人生机遇委实不多啊!

这一晚,王佐翻来复去,思考了整整一个晚上,也没得出一个结果。

他脑子里反复一句话,情为何物呀,情为何物,天快亮时才昏沉沉睡去。

而此时,杨玉清却沉浸在双重幸福中。一是少女初尝爱的滋味并且是热恋中,二是马上就要上大学了,即便是成人大学也令她兴奋无比。所以,她依然每天约王佐去散步。跟王佐在一起,杨玉清总有说不完的话,开不完的玩笑,何况她是个极其机敏聪明的女孩,就更可爱了。而王佐心事重重,表面上却还要装作高兴的样子,热恋中的样子,度日如年。

接下来几天,王佐白天在28车间上班,晚上看小说《人生》。看了近十遍了,还是理不清头绪。奇怪的是,杨玉清这几天也没找他,他也落得个清静。

这天下午,王佐正在28车间做事,做车工。车间的人戏称车工每天北京到上海,上海到北京,免费长途火车。之所以有这说法,那是因为做车工的整天两只手转两个车床轮子,上班转到下班,故有此戏称。王佐正在专心致至地北京到上海呢,工具房的大姐来到王佐身边,说是有电话。原来电话是杨玉清打来的,叫他下班了不要去食堂,直接去海洋饭店。

王佐接完电话边做事边纳闷,这个小姑娘,搞啥子名堂嘛。

下班后,王佐脱下工作衣,没有回宿舍,出了二道门,走向一道门,左拐,从湖口一中小门抄近路,穿过中学,出中学大门,来到湖口县大街上,右拐向县城繁华方向走去。不过几十米,王佐找到海洋饭店,走进杨玉清所说的包厢。桌子上已摆好了三个菜两瓶石钟山啤酒,杨玉清正坐在那儿等呢。见王佐来了,她对服务员说;“没叫的话不要进来。”

“小姑娘请客呀,今天什么日子呀?”王佐坐下来打趣说。

杨玉清眉毛一扬说:“你请客,我又没上班,没什么日子,先吃,吃饱了陪我喝酒。” 

王佐一愣,咋这么大的火?管他呢,上了一下午的班,北京上海来回几次了,也确实饿了,吃吧。于是,王佐甩开腮帮子猛吃,边吃边说,“你也吃呀!你在长身体呢。”

杨玉清白了王佐一眼说:“你才在发育呢,吃吧,你吃吧,我早就饱了!”

王佐吃得差不多了,推开碗端起酒杯说:“美人美酒,人生何求呀!来,喝酒呀。”

二人碰杯,一饮而尽,杨玉清说:“先喝三杯,喝完了我有话说。”

三杯啤酒下肚,杨玉清叫服务员拿了五瓶啤酒,再次交待没有请不要进来。王佐目视着服务员把五瓶啤酒放在桌子上,又带上门出去后才说:“神秘兮兮的,什么事呀?”

“端午节,你去了一个叫张子含的乡下姑娘家,是吗?前几天,你去九江,那个叫张子含的还送你上了厂大巴车,没错吧!”

“这——”

“别这呀那的,我全知道了,你说,你们是什么关系?”

王佐的脑袋轰地一下就炸开了,不由自主拿起啤酒瓶倒酒,一口喝干,好一会儿说:“你都知道了,我有什么好说的呢!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在你之前我就认识她了。”

“我不管你和她是什么关系,我只问你,你是要跟我好?还是同那个乡下姑娘好?”

王佐不由自主地连喝了三杯酒,强作镇静地说:“玉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你不要乱猜了……再说,我们还要上学呢。”

杨玉清连续倒了两杯酒喝干说:“上学,美得你吧!上完学有前程了,好娶你那个乡下姑娘,是吗?我告诉你,王佐,委培内招的名额还有十天才定下呢,你有没有资格还难说!这十天内,你带我去见那个张子含,你当面跟她分开,我不会为难她的,你放心!”

“这——”

“这什么呀!”杨玉清说罢,又连倒三杯酒喝干,说,“十天内我等你的安排!想借我的台阶,去和别的女人相好风流,没门!”杨玉清的情绪颇为激动,又说:“我好端端的打球,你天天凑上来,全厂谁不知道,有事没事还帮我补课,全厂谁不知道,你不爱我为什么要纠缠我呢!现在我爱上你了,才知道你是逢场作戏,你,你,你简直是个流氓……”

杨玉清话没说完,眼泪流下来了。

王佐一时无语,良久才说:“玉清,都是我不好,我不知道打球补课还打出故事来了。你是个好女孩子,是我不该惹你,不该跟你打球。其实,我真的喜欢你,不喜欢你怎么会天天和你打球呢?只是在认识你之前,我认识了别人。这样吧,星期天下午两点,我在石钟山大门口等你,我们好好聊聊,我现在心情好乱,千言万语不知怎样说,好吗?”

……

星期天下午下班后,王佐早早回到宿舍洗澡,没吃饭就出发去九江,目的是见见张子含。他想和她聊聊,深层次聊聊,以深层次了解她,再做决定。洗完澡穿好衣服,王佐两手空空就出发了。一阵急走,来到渡口,正好有一班渡船要开往对岸,于是他三步并两步地上了渡船。渡船出发了,王佐靠着船舷,看向鄱阳湖和长江,看向那石钟山,不禁失笑。多少英雄在石钟山鄱阳湖演绎了决定历史走向决定中华命运的壮举,而我王佐却为了女人站在渡船上,汗颜呀,汗颜。渡船渐渐来到了鄱阳湖中间,王佐远观石钟山,但见石钟山三面环水一面临陆,北扼长江,南锁鄱阳湖,地势险要,真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他想,怪不得这地方能成为历史上的兵家必争之地,素有“江湖锁钥”之称,果然名不虚传。当年东吴大将周瑜从此发兵,溯游而上,于赤壁一战击败曹操,奠定了三国而治的天下格局。元末,朱元璋和陈友谅在此展开决战,为建立大明王朝奠定基础;清末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曾在此火烧湘军战船,曾国藩惭而跳水,后湘军儒将彭玉麟在这里和石达开大战五年,互有胜负;李烈钧领导的二次革命在此高举义旗;百万雄师渡大江在江阴至湖口突破国民政府的长江防线,从而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这里,江湖要冲,天下眉目,完全可以说是个轰轰烈烈之地呀。

渡船靠岸,王佐小跑来到九江6路车公交站台。等了一会儿,破烂的6路车来了,转了个180度的大弯,停在公交站台旁。王佐随着新港镇的村民一块挤上了车,公交车轰叫着向市区方向开去。

晚七点左右,王佐在九江汽车站下了6路公交车,过庐峰路口,来到九江粮食局宿舍,找到张子含做保姆的那家人的住房外走廊上,气喘吁吁地看向客厅。张子含正在拖地,只见她弯着腰,双手拿着拖把,一丝不苟,干脆利落,发梢上还有滴滴汗水。

王佐不禁心疼,心想自己太没用了,又想今晚是不是不该来呢。

此时张子含好不容易把婴儿哄睡着了,于是抽空打扫卫生,边拖地边想着王佐,想着那晚在湖口县住旅馆,是不是太草率了。那么轻易地把处女之身给了他,虽然爱他,但人家毕竟是城里人,又没订亲,他会不会玩一玩呢,了解不深呀,张子含后悔不迭。想着想着,私处就微微发热,张子含的脸上显出害羞的神态。王佐呀王佐,你可害惨了我呀,晚上尽做梦,梦里尽是那些事,早上起来,内裤全湿了,是不是有那种事的女人都像我这样呢?

冷不丁,张子含发现门外有一个人影,抬头一看,是王佐,真是又惊又喜。

镇静一下,她推开门走到王佐身边,说:“不是跟你说了不要来吗,我没空,真的没空,你回去吧,现在就走,我给你写信,好吗?”

“想你嘛,我想今晚和你聊聊,去外面散散步。”

“真的不行呀,不方便,等会小孩子就醒了,我进了去呀,你走吧。”

说完,张子含立即跑进了屋,继续拖地。一会儿,王佐听到婴儿的哭声,只见张子含丢下拖把,跑进里间,抱出一个婴儿,在厅里来回走着,手上轻轻地抖动,口里说着什么,哄婴儿睡觉。好一会儿,张子含把婴儿抱进了里间,又在大厅拖地,边拖地边看王向佐。

晚九点左右,张子含出来了,说:“你这样我很难堪的,我送你走吧。”

二人下楼,王佐说:“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好吗?”

“不行呀,东家很不高兴的,下次,下次好吗?我也想你呀,可现实就是这么无奈!”

王佐止不住心酸,说着,二人已来到了楼下。

“佐,走吧,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张子含深情地看着王佐说。王佐知道,张子含虽然上学只到初二,但爱好宋词,一本宋词三百首,倒背如流。这也许是张子含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但王佐却一见钟情的原因吧,因为读诗词完全可以改变一个女孩子的外表和内在,腹有诗书气自华嘛。

“我不走,我等了这么久,从下午一直到现在!”

“你不走,我走——”

说着,张子含在王佐脸上迅速亲了一口,故作生气,回头一跺脚,走了,止不住泪流如雨。王佐用手摸摸脸,长叹一声,转身而去。张子含走了几步,转回头,灯火阑珊处,已不见王佐身影,张子含默默地念着;“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