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口在线APP

主题: 岁月流金

  • 殷泽君
楼主回复
  • 阅读:3843
  • 回复:0
  • 发表于:2019/11/7 7:08:48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湖口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想想那是三十年前的事,去湖口共大景湖瓷厂工作的那年我刚满二十岁,年轻 有朝气 富有梦想那是我当年真实的写照。接到父亲的通知我一夜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动身,一头箱子一头棉被,爷爷给了我二十块钱,这是我去门时爷爷给的最多的一次,临出门时爷爷一再叮嘱好好干,别偷懒。在我转身走的那一瞬间,我似乎看到爷爷的眼中闪过一丝泪花。我不忍回头,挑着这一担行囊上路了。
   从家里到瓷厂有近三十里的路,我是抄近路到文桥然后坐班车到武山的,记得我报到那天是四月二十二号,接待我的是副厂长江训文,他个头不高,瘦长脸,一口的都佬音。他让我填写一张表,当我写上我的名字时,他说你不是姓王吗?怎么写成姓殷,我告诉他我跟爷爷姓,他这才放行,看得去他那瘦长的脸上仍然是一脸的疑问。我被安排在成型一车间压坯组,一个长着很多络腮胡子的青年很热情的帮我拿着行礼,我被安排在楼上第三间的宿舍里。房子很破旧,进门有三间,象是过去住家的套房,我被安排在左边里间,房里住了五个,其中就有帮我拿箱子的那位,他自我介绍说他叫陈小锋,是原料车间负责人,他说现在条件是差了些,但慢慢会好起來的。
  小锋是瓷厂的第一批员工,他们那批一共有四十几位到景德镇工业瓷厂学习。我们是第二批,一共有二十二人,我的师父是李桂平,他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结了婚,老婆也在厂里工作。他个子比我高,头发总是乱糟糟的不修边幅,嘴上留着山羊胡,看上去很难说话,其实人很好,说话很耿直。他是成型一车间主任兼压坯组组长,说是师父,他干这行也就比我早几个月,他是一边学一边教,最后是我们互教互学。我们车间主要生产茶杯,我是茶杯生产的第一到工序,压坯组一共五人,一人压杯桶,一人压杯盖,每台机子配有一个助手,主要工作是将压好的坯送进烘干房。我跟着李师父学了一个月,基本上掌握了压坯的基本技能。由于我学习刻苦,工作认真,王厂长在全厂职工大会上点名表扬了我,这对于一个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小青年來讲是漠大鼓舞。
  车间是由当年的教室改造而成的,从武山流淌下來的一股溪流,在厂门前拐了个弯向垅下流去。港的两边垂柳成荫,春意盎然。在港的即将拐弯处有一排水泥桥板,是供大家洗衣洗碗用的,我傍晚下班后常常去那儿坐一坐。小锋也常去,他的继父是副厂长刘志强,那可是个老革命,后因高血压开刀,嘴歪了,大家在背地里叫他刘老歪。那天小锋又陪我去散步,我们沿着景湖路向埠堰走,他告诉我王厂长看上你了,厂里正在物色人才,你好好干吧。我不信,因为我进厂还不到二个月,小锋神神秘秘地说,厂长向他打听我好几回了,我还是半信半疑。有次王厂长突然请我吃饭,这让我惊喜交集。他在下班的路上对我说:小殷,下班别打饭,上我那儿陪我喝两杯。他沒等我回答就走了,弄得我去还是不去想了半天。说心里话我活这么大还没那个领导这么看重过我,这让我挺感动的。
   王厂长的家就是用我们宿舍楼楼上正中间的那两间集体宿舍改造而成的,也就六七十平方,非常简陋,我推开他家的门,王厂长非常热情的招待我坐下,他老婆姓吴是厂里仓库管理员,吴姨笑容满面地帮我泡了杯茶。《未完待续》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